悄悄的缘由到底是什么,医务职员培养和磨炼亟

2019-06-15 15:36 来源:未知

一组数据表明2005年-2015年10年间,中国医学生流失率高达84.1%,背后的原因究竟是什么?且看下文:近日,台湾地区的国立阳明大学(NationalYang-Ming University)的Angela Fan编制的数据显示,在截止2015年的10年时间里,中国大陆毕业的五年制学生是431万名,7年制硕士是41万人,合计473万。但在这一期间,注册的医生仅增加了75.2万人,增幅15.9%,流失率高达84.1%.该研究发现中国大陆10年来医学生的流失率很高,某些医学专业领域将面临医生短缺。 研究发现,10年中25~34岁的医生比例从31.3%降至22.6%,而60岁以上的医生比例从2.5%增加至11.6%.从这一点可以发现很多医学毕业生并没有选择执业,而是从事其他非临床的领域,如医药产业。研究者认为这样的就业选择和教育系统低效率的原因还不清楚,但核心基本因素之一是医学教育与就业机会的不匹配。 有官员表示,从2005到2011年,接近一半的注册儿科医生因工资低和工作时间长而离开岗位。在中国农村,医生短缺尤其严重,2015年缺少逾50万名医生,尤其是在儿科等特定科室。由于在中国从医的待遇相对较低,医生平均月薪只有5000元人民币。同时大部分的中国医生还在超负荷工作,经常每小时要看12名病人,而且还往往是病人及其家属发泄对医疗服务不满的受害者,导致越来越多医学毕业生不会选择执业。 研究者认为如果任由这种状况持续下去,中国特定科室和农村地区的医师将长期短缺。加上人口老龄化问题凸显,农村地区医生缺口将不断升高。 不论是以上报道和研究,还是我们当前的医疗环境可以看出,经过多次医改,问题反而又被复杂化,而且我们的医疗人才流失十分严重。众所周知,我国医生短缺和浪费的矛盾现象正在加剧,高质量的医生非常短缺。正如上述调查研究,大量医学院毕业生没有进入临床,一边医生短缺,另一边医学毕业生没有执业,形成医生短缺的双矛盾局面。当前问题的种种主要是: 首先,医疗投入不足,加上制度设计不合理,医院自负盈亏的畸形公益定位下,以及医生的就业制度,导致医护工作者执业时面临诸多担忧。 其次,医务工作者普遍超负荷的劳动,医疗服务价值没有合理的报酬下,导致医护流失严重。 再次,社会舆论的解读,使得医疗长期以来被定义位为消费,将“看病难、看病贵”这一错误理念植根于大众心中,就业环境越来越恶劣,优秀的医护人才越来越稀少。 国务院《“十三五”卫生与健康规划》目标为2020年将平均预期寿命增加1年至77.3岁。该计划要求到2020年把医生数量从当前的每千人口1.5名增加到超过2名;规划中还要求中国将需要增加14万名产科医生和助产士,这是为了应对日益增长的生育需求。 要实现这个目标,就要先解决医疗人才短缺的问题,健康学堂网小编认为只有建立完善的医疗体制改革方案,建立健全的医疗环境,才能让广大医学专业毕业生回归自己的岗位。

医生培养亟待从看量转为重质

60万医学生仅10万从医?数据没有错,解读不靠谱

近日,一则新闻引起了社会的关注,标题令人“沉重”:“60万医学生仅10万从医,年轻人为何不愿穿白大褂”?60万医学生,居然有50万人不愿意从事医学专业,文章的结论是,医学生之所以放弃医学专业,是因为就医环境差、医生工作量大、医生待遇低等多种因素造成的。

记者了解到约八成医学生毕业后进入医疗系统,临床医学专业比例更高

不知道文章数据是否有统计来源,作者是否了解过全国医学高校学生的就业意向,或者进行了大样本抽查,才得出以上结论。不过这些都不是今天笔者关注的重点,重点在于它所传递出的一种社会焦虑:每年培养10万人从医太少了。其实业内看来,每年10万已然不少,在中央实施健康中国战略和“以治病为中心向以健康为中心转变”的医改理念的大背景下,我国现行的医生培养制度,亟待从看“量”转为重“质”,与时俱进,做出相应调整。

养生保健 1

新中国成立后,面临的医疗资源严重缺乏和人民群众卫生状况的极度落后,为了迅速改变这种医疗资源几乎空白的局面,国家推出了快速培养大批医务工作者的政策,中等卫校、医学专科学校,甚至“赤脚医生”制度,应运而生,为中国医学发展、人民群众健康事业,作出了很大贡献。我国医生队伍规模在不断扩大,尤其是近10年来,我国普通高校医学专业不断扩招。截至2016年年底,全国卫生人员总数超过1000万。根据最新数据,有些地区的每千人医生比例,已经高达4.06,达到了国际先进的卫生水平。但是,在这支庞大的医生队伍中,其中执业医师、助理医师共319万人,拥有本科以上学历的医师只占总数的51%;全国全科医师共20.9万人,仅占医师总数的6.6%,与发达国家差距明显。

在微博热搜榜上,关于医学生的这两个数据你一定见过:60万医学生仅10万从医。 

当前,群众对健康有了更高的需求,不但要有更长的生存时间,同时也需要更高的生存质量。要为人民群众提供“全生命周期的卫生与健康服务”,在这种形势下,调整现行医生培养模式,刻不容缓。

这是北京协和医学院(分数线,专业设置)教授张宏冰不久前接受《半月谈》杂志采访时给出的数据,他说:“尽管我国每年培养60万医学生,但真正穿上白大褂的只有约10万人。”

“以健康为中心”替代以往的“以治病为中心”,意味着要大力发展预防医学、保健医学、康复医学和临床医学。医学教育要改变以前重视临床医学,忽视预防、保健、康复的旧理念。医学生的培养,学科和专业的设置,必须充分考虑到这些转化,才能改变“大批医学生毕业后找不到工作”,而保健、康复等领域又对人才有很大需求的困境。

在这条微博热搜话题的讨论中,网友纷纷感慨,医学生从医的比例竟然只有1/6,远远低于大家的预想,医学生毕业了不从医,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?

此外,临床医学的培养模式也亟须改变。医生的职业是救死扶伤,临床医生不但需要高超的专业技术,而且需要很高的人文精神、职业修养。临床医生的培养,必须走精英培养模式。现在中国缺少的不是普通医生,而是高水平、高素质的医生。在美国,一个高中毕业生,要成为一个专科医生,必须历经大学本科、医学院教育、规培教育、专科培训,一般至少需要16年时间。而中国,仅仅需要医学教学,简单规培后就能从事临床工作。美国每年医学毕业生大约在12000左右,而中国每年毕业生居然达到几十万。中国的医学生培养已跨越了量的积累阶段,必须重视质的培养。

报道中,一些医学院负责人表示,医生这一职业,风险大、门槛高、报酬低,导致很多年轻人不愿意穿上“白大褂”。

中国的医学生培养必须结合中国国情,走中国特色道路。中国有数千年的文明史,中国对养生、健康有自己的系统理念。中医博大精深,我们在医学生的培养方面,完全可以中西结合,可以借鉴、学习西方的一些培养模式,但完全没必要妄自菲薄,照搬硬套。相信,中国在医学生培养方面,完全可以走出有中国特色的培养模式。

事实真的是这样吗?医学生从事医生职业的积极性,真的大不如前了吗?

(作者:陈作兵,系医学博士、浙江大学医学院康复研究中心主任)

60万医学生10万从医

其实是数据的误读

要知道数据的可信度,就得从数据来源说起。

每年执业医师人数和医学毕业生人数的统计,都收录在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(原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)历年的统计年鉴中。

钱报记者在最新的《2017中国卫生和计划生育统计年鉴》中看到,2016年全国执业医师人数为2651398万人,2015年为2508408人,这样就可以算出2016年新增执业医师142990人。而2016年普通高校医学毕业生人数为674263人。

从这里可以看到,张教授所说的60万医学生和10万医生,相对应的就是60多万的医学毕业生和10多万的新增执业医师。

再倒推几年,2012年~2015年,新增执业医师人数分别是11万、14万、8万、13万,医学毕业生人数分别是51万、56万、59万和63万。

按照新增执业医师/医学毕业生来算,近五年基本上在15%~26%之间浮动。那是不是意味着,每年就只有这么多比例的医学生愿意穿上“白大褂”呢?

温州医科大学就业服务指导办公室副主任申恒运告诉钱报记者,年鉴中统计的是全部医学相关的专业,包括基础医学类、临床医学类、口腔医学类、公共卫生与预防医学类、中医学类、中西医结合类、药学类、中药学类、法医学类等等。但只有临床医学、牙科、中医、预防医学、眼视光科等几个专业的毕业生才有资格参加执业医师考试,成为执业医师。

这些专业的医学生在全体医学生中占比有多少?没有系统的数据显示这部分医学生的占比,不过根据一些公开的医学院招生计划估计,通常占比在 20%~50%左右。

而那些有资格的医学生里,也并非所有都能一次性通过执业医师考试。国家医学考试网曾公布过2014年医师资格考试的通过率。浙江考区的执业医师通过率位列全国前列,实践技能通过率为82%,综合笔试通过率为70%,这意味着那一年有42.6%的人没有通过。

此外,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医师法》规定,具有高等学校医学专业本科以上学历,在执业医师指导下,在医疗、预防、保健机构中试用期满一年的才能参加执业医师考试。也就是说,一些医学生在毕业时还没有去考临床执业医师。

因此,并不能把医学生和潜在的执业医师画上等号。“60万医学生10万从医”从数据上看没有错,但这数据并不能体现医学生从医的态度。

超八成医学生毕业后进入医疗卫生单位

临床医学专业比例更高

那么医学生从医的积极性究竟有多高?

钱报记者从高校医学院了解到,医学生从医或者进入卫生医疗系统的比例仍然很高,且比较稳定。

以温州医科大学为例,2018届医学专业本、专科生毕业人数2266人,除去升学、留学等去向共1440人就业,1183人到医疗卫生单位就职,占总就业人数的82.2%。培养一线医生的临床医学专业比例更高,达到98.26%。2018届医学专业研究生894人,医疗卫生单位就职比例79.87%,临床专业比例为84.7%。

申恒运说,不可否认,每年都有部分医学生到药企、医学美容机构、甚至与医学毫不相关的单位工作,但这种情况仍属少数,“大部分可能是考虑到事业起步阶段的薪资待遇,这些岗位的收入比医生头几年的收入更有吸引力。”

“门庭若市”的三甲医院自然不缺病人,也容易吸引到医生,进入县市级医院的医学毕业生又有着怎样的态度?

李泽(化名)是温医大2018届临床医学本科毕业生,刚回到家乡的一家三级乙等医院就职,开始了为期三年的住院医师规范培训。

他告诉钱报记者,他们班三十几个学生,全都进入医院成了医生。他的室友里,只有一个没有从医,但也考取了卫生系统的公务员。

李泽高中毕业就立志成为一名医生,但由于高考分数不够,入校时被调剂到信息专业。凭借大一出色的表现,他成功转到临床医学专业,再继续读了五年。

养生保健,他说,学习信息专业的朋友,毕业后从事IT行业,有的月薪已经达到2万元,而他现在试用期的收入是2000元/月,转正后是4000~5000元/月,规培结束之后平均月薪大概是7000~8000元。

但他并没有把收入看得那么重,“我觉得当一个医生,在家里可以照顾家人,在外面可以救死扶伤,挺好的。收入以后总会慢慢高起来。现在更大的压力是学习临床知识和技能,这样三年之后才能独当一面。”

读了七年医学

最后进入会计师事务所做审计

那些最终没有成为医生的医学生,大多也从事与医学相关的工作。但也有一小部分人,他们跨界、转行,几乎与曾经苦读的医学专业彻底决裂,他们怎么回看曾经的医生梦?

从国内某985高校医学院毕业后,林渊(化名)没有像大多数同学一样到附属医院工作,而是进入会计事务所,成为一名审计,走上了一条截然不同的职业道路。

年少时的医生梦,是在本科最后一年的院内实习时破灭的。当时,林渊被安排到急诊ICU实习,“每天的工作环境都很沉闷、压抑,感觉自己被戾气包围,对我的影响特别大。”

有一次,一个病人被送来抢救,明明还有救治的希望,但家属因为经济原因要求放弃治疗。当时带他的老师苦口婆心劝家属,不要放弃治疗,最后反而招致家属的大吵大闹。他第一次感受到医生的无力,“很多东西不是医生能够决定的。”

研究生阶段,他为了摆脱这种负面情绪,特地选择了妇产科作为自己的方向,“当时是觉得,产科医生是迎接新生命的,医患关系应该比较和谐。”

但他还是在医院实习时感受到了过多的负能量,哪怕已经通过执业医师考试,最终还是放弃当医生。

毕业时,某会计师事务所来学校校招,因为不限制专业,他就去试了试,很快就顺利被录用。现在,他参与的大多是医疗领域的项目,这也是他和医学唯一的联系。班里还有另一个女生也没有成为医生,去某世界500强企业做了管培生。

林渊说,这不仅和自身因素有关,还和他们特殊的学制有关。他们拿的是七年制临床医学硕士专业学位,毕业后还要进医院规培两年。而现在普遍的八年制临床医学专业,本科学满五年后,接下来三年直接进行规培。2015年后,高校不再招收七年制临床医学专业。

学医7年,最后从事和医学完全无关的工作,家人自然是极力反对。“其实直到现在,他们都不能理解我的决定,但也只能抱着听之任之的态度。”

林渊说,虽然他自己没有成为医生,但仍然觉得医生是一个很有意义的职业。那些从医的同学,已经慢慢收到病人的感谢信、锦旗,“这种成就感大概也很难从其他职业中获得。”

养生保健 2

TAG标签: www.1495.com
版权声明:本文由www.1495.com发布于养生保健,转载请注明出处:悄悄的缘由到底是什么,医务职员培养和磨炼亟